《你是活在谁的故事里4》洩密之心

热度:116℃

◎莫非(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主任)

一个人在生命当中走失,有没有可能不自知呢?

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在生活和关係里,他都处于所有他该在的地方,但灵魂却早已不知道飘去何方,或被卖给谁、被困住作谁的奴隶。这样的人很多,搞不好你就是其中一位。

人心藏不住秘密
所以要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失丧?

要看你心的走向,你的心是否洩漏你里面的秘密。

美国惊悚小说家爱伦坡有部作品叫《告密的心》,他的作品里,有一篇小说叫《告密的心》,写的是一个神经质的年轻人谋害了一个老人,分尸装在一个大桶里,然后撬起三块地板,全藏在地板下。很快地就有人来敲门,是三个警察,说有人报案,好像听到这房间传出了叫声。那年轻人说:「那是我,是我在梦里叫出来的声音。那老头儿下乡了,不在!你们自己看,他的黄金财物都好好的,没人动过。」

然后他请这三位警察坐下,自己也拿了个椅子,坐在藏着尸体的地板上面。他们三人便开始家长里短的聊上了。警察完全没有起疑,年轻人渐渐放鬆了,开始谈笑风生。但是不知何时,他开始听到声音,起先以为是耳鸣,后来发现这个声音愈来愈大,咚!咚!咚!咚!愈来愈紧密,好像老头死前挣扎的心跳声。咚!咚!咚!

终于他受不了一下子站起来,移开椅子,掀开地板,自己全招供了。但是从头到尾警察什幺都没有听到,那幺,年轻人听到的是什幺声音呢?是他自己心跳的声音,所以小说就叫《告密的心》。

人心藏不住秘密,常会洩漏内里的光景。而且有几种内心状况会提供自己知道是否迷失:

1.不安(restless)

人为何会不安?人追求的每件事里,多少都藏有一点不安:怕永远追不到所要,又怕追到了会失落,或发现所追求的只是海市蜃楼。

我认识一位朋友,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不安。初识时,他正在做电脑方面的工作,心里却时时筹算着要转行。几年下来,几乎是每次见面就换了一行。他一下想做生意,跑去市中心摆地摊,但洛杉矶市中心竞争激烈,起早摸黑做生意却连蝇头小利也很难赚,于是又转行去做房地产,却碰到不景气,于是改去做管理公寓的经理。

不久再见面,他又成了美容学校校长,说学校可以给外国人发签证,是很好的一门商机。但过几年再见到,他又开了一家中国餐馆。这次是他结婚了,岳母做大厨,妻子也投入做跑堂,才把他给定在这家餐馆至今。

我也认识一位姊妹,认识短短几年,她一下在上海,一下在广州,一下在北京,后来又跑到美国,现又回北京。然后说她也不知道在北京会待多久?说得好是「志在四方」,说得不好也算是「不安于室」。

然而,一个人为何会不断地从一行转向另一行呢?因为做一行怨一行,总觉得另一行可能会更好。一个人又为什幺老是从一个城市迁到另外一个城市呢?因为每个城市都让他感觉不安,找不到自己的归属感。

老实说,我们只要观察一个人这一生的轨迹,是否常换情人、换婚姻、换城市、换行业……这些就是洩密之心了,会暴露他或她里面有什幺总是不安。他没有找到生命的核心,没找到真正的自我和归属。中国人说:「稍安勿躁」,这样的人却因为老安心不了,因此也老觉得躁的不得了。你有没有认识这样的人呢?这样的人是迷失的人。

2.毫无价值(worthless)

还有一种灵魂失丧,是感觉不到自己在这世上的价值,好像这世上有你没你没差。这人也许一生都在追求工作和学位,现在的工作身居要职,还可能到处出差忙的不得了,却还是感觉自己没有一点价值。

没有价值,是因为感觉自己一生不过如此。没有价值,是因为配偶看你无能,父母认为你没有出息,孩子觉得你很差劲(现在孩子好像比我们还懂得如何作父母,会告诉父母应该怎样做)。没有价值,也许是因为那些知道你有多少份量、也看重你的人,现在可能因为你老了,因为你离职退休,或生病或被裁员,而不再注意你了。

渐渐地,当我们开始相信那些老说我们没有用、不够好的声音,于是被逼着追求成功、名利和权力,但是最大的诱惑,还是来自于自我否定。

我曾经在休斯飞机公司工作,创办人是休斯先生(Howard Hughes)。他算不算成功?从飞机公司到电影製片,他全都投资了,是位商业大亨,也是世上最有钱的人之一,真真是响叮噹的成功人士。但他觉得自己有价值吗?想必没有。

他活着的最后十年无法住在家里,只能住旅馆。而且不管住哪家旅馆,他都过着隐居生活,把自己关在黑鸦鸦的屋子里,不与任何人来往。想想,一个人长期住旅馆会是什幺感觉?一个长期活在黑暗里面的人,会感觉自己有价值吗?

休斯虽然六呎多高,死前却瘦的只剩九十磅(四十一公斤),严重地营养不良,和非洲饥荒中的孤儿差不多。一个拥有诸多财富,成就又如此显赫之人,仍然无法觉得自己有价值,你说他的灵魂是否失丧?

那幺你呢?你觉得在这世上有价值吗?这世上有你和没有你,有没有差别呢?是否别人一句评语和控诉,就让你里面的自我瞬间崩溃,感觉自我怀疑、被拒、被遗弃,是个nobody,一无是处,十分地失落?那你就是失丧之人。

3.求表现的焦虑(Performance Anxiety)

有一个电子品牌,我们一家都很喜欢,就是博斯通(Brookstone),其产品设计新颖巧妙,让人很喜欢把玩。但是他的前总裁兼董事长瑞其(Rich Chollet)却有一个悲哀的故事。

他原本是亲友眼里的金童,靠着创意把一个小小的邮购工具公司,转变成全世界知名的博斯通零售业领导。在外人眼里他很英俊,能干,凡事稳抓大局、在他股掌之间。然而众人看不见的,却是他很怕失败,任何失败都会为他带来焦虑。

从大学功课成绩不如意开始,他一生都为所有的不如意焦虑。他精心为自己打造出一个完美的自我形象,但是完全禁不起任何的波折颠覆。他活在自己和他人的期望里,活得相当痛苦。

虽然事业成功、婚姻幸福,同事也很爱戴,他又是个很喜欢大自然的人,家就住在一个一百八十公亩的森林里。想想那是怎样一个世外桃源?但他仍深陷自己所设的綑绑里挣扎不出来,总觉得自己表现不够,后来在车库里自杀身亡,留下的遗言是:「请原谅我,但是一想到活下去的折磨,我实在承受不了。」

表现焦虑型的人,不管有多成功,永远都生活在恐惧中,怕自己会失败,怕自己打造出来的生活和形象无法存留,因此得到了还要再努力,以得到更多。他永远不觉得自己达到了目标,像踩着健身房里的跑步机,永远停不下来。

这其实是许多东方教育下的人的写照,就像那本书《虎妈的战歌》。东方教育谈来有点恐怖,有虎又有战歌,充满了杀伐之气。其教育出来的孩子永远都想要表现,也永远觉得要靠自己的努力和意志来写出自己的生活。眼光一直往前看,且想要不断地超前,过程中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脸。

所以你失落吗?你是否感觉不安?或者感到自我没有价值?感觉孤单吗?焦虑吗?这些都是失丧的表现,我们的心是否洩密呢?(未完待续)